<rp id="bz2cd"></rp>

  1. <dd id="bz2cd"><big id="bz2cd"><noframes id="bz2cd"></noframes></big></dd><dd id="bz2cd"><track id="bz2cd"><noframes id="bz2cd"></noframes></track></dd>

      <th id="bz2cd"><track id="bz2cd"></track></th>
    1. 新聞中心

      The news

      包鋼鋼聯物流:混改變局中的智慧“黑馬”




      司機王占軍駕駛熱送鋼坯的大貨車,每天行駛在煉鋼廠、軌梁廠之間,這樣的工作十年如一日。今年年初,一項改革打破了王師傅工作的平靜。
      記者注意到,他工裝上的單位名稱已經從“包鋼西創機械化公司”更名為“包鋼鋼聯物流”,說明他的身份已發生了改變。
      這場改革絕不像改換工裝這樣簡單,“包鋼鋼聯物流”這個名稱撬動了像王師傅這樣1000多人的未來命運,也撬動著包鋼集團打造西北地區最大物流產業的壯麗藍圖。新公司雖由鐵捷物流公司代控股,但公司運營全面交付上海鋼聯物流公司方執行,充分表現出合作雙方的坦誠。
      這匹國有體制、民營機制的“混血黑馬”,開始奔跑在物流市場的新天地。上海鋼聯物流公司帶來了發展希望,也帶來了海派管理新風。
      在不久前的一次績效目標培訓會上,近百名干部職工沒有一個遲到早退,整場培訓秩序井然,被培訓老師稱為多年來全國鋼鐵企業培訓紀律最好的一次。改革浪潮襲來,職工們對轉變企業和個人命運的機會備感珍惜。

      上海鋼聯物流公司董事長楊剛身兼包鋼鋼聯物流總經理,新公司成立后他就把“家”安在包頭,他將這次合作視作向西北拓展物流疆域的再次創業。
      楊剛對記者表示,“一企兩制”的混改企業不是簡單的“混合”,而是兩種DNA的有機“融合”,民營機制更看重工作流程的簡單高效,更注重結果導向和獎罰分明,這樣的管理手段能將國企“沉睡”的資源激活。

      記者采訪時,楊剛與包鋼內部一家單位剛剛談完業務歸來,他很快在紙上畫出一副魚骨圖,標注出每一個影響效益的節點。
      他對記者說,在集團公司要求下,包鋼各單位紛紛壓價物流成本可以理解,但眼光簡單盯在物流成本單項的數據上并不科學,合理的物流更大貢獻在于壓縮了庫存周期,提升了客戶滿意度,而這兩點幾乎被包鋼內部的客戶所忽略。
      此時的楊剛正遭遇新公司成長的煩惱,他說,包鋼鋼聯物流公司開張已近三個月,但簽訂內部合同卻很艱難,希望包鋼內部單位對新公司給予理解和支持,更希望包鋼高層對這個體制“特區”給予自上而下支持的力量。

      开元棋牌